沉迷小動物

【最近学长总对我特别啰嗦该怎么办?】1

丹昏
论坛体,大学趴囉
可能会有副CP  慢更


校园版

LZ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如题。最近我大三的学长总对我唠唠叨叨的,像个老妈子一样,嫌我穿搭风格奇怪,说我胖又爱给我买炸鸡,小事也被他说成大事,硬要说上我一句才肯罢休。
像上次我们一起出去,在路旁等车的时候,我只是把头探出去了一点看车来了没,他就突然一句「XX(我的名字),别不看车,站后面一点。」说完就把我拉到他后面,可我就是在看车才探头的啊!!
还有一次我们一群人去动物园,有个特大的水池往下看能看到浅海生物,露天的,旁边的栏杆有点高,我想再看多一点就踮起了脚尖,没想到他竟然抱住我往后退了!!!抱住我!!!说什么「你是要跌下去餵鱼是不是。」但我明明只是踮了脚尖啊!!!踮脚尖而已!!!
觉得这样实在太腻了像对情侣一样,但我明明是个汉子啊!求解各位了,他只对我囉嗦的,对他朋友那时头发都快被猴子整头扯下来了也不管的那种……

L1
两个男的?先卡位

L2
两男?不得了不得了,前排留名

L3
这么宠啊?怕是被他爱上了吧

L4
觉得你俩可以在一起了

L5
赌一包辣条你们最后会在一起

L6
那我赌一箱

L7
楼上我不会忘记你的

……

L12
楼主大几啊?可爱吗?

L13
楼上问人家可不可爱干嘛?想泡??

L14
WOW

L15
没,我就是问问

L16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我大二的,觉得自己就是个男子汉,但朋友总说我很可爱

L17
先猜楼主是个天然

L18
+1
感觉就软萌软萌的

L19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我可虎了!!

L20
哇 奶凶?

L21
奶凶奶凶的

L22
是萌兔了

L23
认证认证

L24
刚来,留个名
你学长也对他朋友太过份2333

L25 不是音乐系是奚琴系奚琴社
楼上的朋友懂我……

L26
楼上就是那个友人……?

L27
哈哈哈哈哈看id就知道来人

L28
谁??

L29
楼上大三邕圣祐了解一下

L30
学长超高颜值没在骗
本校颜值高的就那几个了 很好认的

L31 不是音乐系是奚琴系奚琴社
谢谢啊谢谢

L39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邕学长来啦
大家先慢慢聊我跟我学长去吃饭就回来

L40
等楼主回来🙆

……

L48
这几个小时出去吃饭一定有新故事
相信我多年来的经验

L49
楼上怕是太专业😎

L50
既然楼主出去了那就问问奚琴学长
楼主是真

L51
的可爱吗

L52
抱歉手急了

L53
这位是想泡想疯了吗hhhh

L54 不是音乐系是奚琴系奚琴社
真的可爱啊实力可爱
你们问问他的好室友呗@雀实虎

L55
喔喔这个id?实力助阵系帅朴佑镇?

L56
看来是粉

L57
你们都不知道朴佑镇有多帅……看他踢跆拳道的样子……我的妈

L58
哈哈哈哈哈雀实迷妹
不过上次运动会的开幕赛表演真的很圈粉了

L59
有兴趣的各位 朴佑镇后援会了解一下



L67 雀实虎
我来啦

L68 雀实虎
说一下我这个室友吧
他就是床上会摆一堆娃娃呗
而且会跟他们讲话
在跟人打闹的时候手也会不自觉的缩起来,喜欢的颜色也是粉色系的

L69
哇是挺可爱

L70
手会缩起来是怎么回事 有点心动

L71
啊啊不可以心动!!楼主可是他学长的

L72
跟娃娃讲话???
太可爱了我不行

L73 雀实虎
哪里不行?

L74
心脏不行……



L80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那样就叫可爱?
看到娃就会不自觉的想跟他们讲话嘛!
还有男人就是要粉色!

L81 雀实虎
呦 要回来啦

L82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没 我陪学长在游戏场

L83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我刚刚跟学长说了想喝饮料
他回我再喝就要肥死了,我现在在跟他赌气

L84
多宠啊他是怕你胖

L85 眨一下就看你会不会心动
我不信我不信




——

排版总改不好TTT

【丹昏】切爱

-私设多
-不长
-前面都是叙事,到后面才有对话
-可以的话↓↓

朴志训从没确切表达自己想要什麽。


从小因为住得近,所以他们总是玩在一起,姜义建要做什麽,朴志训就屁颠屁颠的跟着。朴妈妈总要朴志训不要像个跟屁虫一样缠着人家,但只要一唸他,两颗小豆豆就啪搭啪搭的掉下来,叫人心疼。

姜义建也抱着自己是哥哥要照顾好弟弟才行的英雄心态,跟朴妈妈约定好一定会照顾好小训,就这样,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的事,全村都知道了,只觉得他俩可爱,像亲兄弟一样。

初中的时候,两人不像小时候那麽黏了。姜义建交了两三个女朋友,但每次要介绍给弟弟认识的时候朴志训都刻意避开,好像哥的事不关我的样子,为此姜义建跟朴志训闹了好一阵子的脾气。

他总觉得朴志训在疏远他。

当姜义建高三还在混的时候,朴志训在高一进修班努力学习着,他没日没夜的读书,总是低着头写着习题,姜义建觉得那时的朴志训真的很没趣。

等到姜义建真要毕业的时候,朴志训才抬起头来哭着说哥你不要走。

姜义建笑得可开心了,说着明明是你一直不搭理我,怎麽现在变成像是我要丢下你了。

直到两人交换了联络方式,约定着有时间还要继续约出来玩,朴志训才停止哭泣。


朴志训的化学学得特别好,小时候在家裡也爱有事没事拿瓶碳酸饮料和酱油混来混去给哥哥喝,看看在肚子裡会有什麽化学反应,害姜义建拉了一整天的肚子,而自己也被朴妈妈骂了个臭头。

正因为他学得好,所以上大学之前就被许多所学校点名要收他,而他也选了所还不错的学校进去,结果不夸张,靠长相成了校草,靠才智成了老师们眼中的宝。

姜义建曾在一次约出来喝酒的时候问他有没有考虑出国留学,朴志训没有给出回答,只是反问姜义建会不会寂寞,怕自己放心不下。

姜义建不满地说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了,他给自己找了份还不错的工作,一个月下来薪水也都有多出一点可以让他奢侈的费用,姜义建觉得还不错。

朴志训在旁边不说话好一阵子才吐出一句哥希望我去就去,姜义建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头髮,说都几岁了还要哥做决定,要他也为自己想一想。


长大后朴志训爱调配东西的习惯还是没变,只是现在终于能配出一些像样的东西,但几乎都很奇怪。

比如什麽爱情药水、秒睡药水,甚至泻药都有。

他说最近在研究能短暂让一部分记忆遗失的药,姜义建笑他做不来这种天方夜谭的事,反而激起朴志训的斗志。

几年过去了,原本一週见个三次的频率,因为朴志训继续上了研究所,而姜义建交了女朋友的关係,两人变得一个月见不到五次。

姜义建的女友是个美丽又温柔的女孩,髮端有点向上捲的黑长髮和她笑起来时的样子,姜义建每看她一次就会心动一次。

一个月五次有三次姜义建都会带他女友去见朴志训,朴志训也不排斥,乖乖坐在对面听他们讲话,偶尔回个几句,虽说是被姜义建约出来的,但话题几乎都不在自己身上。

剩下的两次都是姜义建把朴志训单独约出来喝酒,太久没见了两人实在没什麽话题好聊,都是姜义建在讲着生活上的小事,朴志训也静静的听。

当姜义建眼神炯炯地望着远方的夜景说着想和女友求婚的时候,他没看到的是朴志训眼裡闪过的愤怒与遗憾。


朴志训没有想到姜义建准备要求婚的这天竟然会找他来,说是要有兄弟在才不会紧张,一整天都是女友走在前面,逛了一整栋百货公司后还要再下一栋,搞得整天闷在实验室没训练体力的朴志训累的脚痛,姜义建只能满脸愧疚的苦笑着道歉。

他们最后在一间高级餐厅用餐,到一半姜义建已经迫不及待想把戒指给女友戴上,让她答应他把下半生交给他。

朴志训不想耽误这美好的一刻,便起身传达了要去洗手间。

他望着镜子裡自己的眼睛,突然感觉到一阵模煳,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

朴志训在洗手间待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出去,但才一出门,却望见走廊尽头站着姜义建的女友。

她说她担心朴志训,朴志训笑了出来。
凭什麽?她凭什麽担心他?他想。

他把她用力推到牆边,至今隐藏在内心的所有愤怒全都释放。
他强吻了她,蹂躏她的唇,甚至想咬出血,但他忍住了。
他含着泪颤抖着告诉她,这就是喜欢的人被抢走了的感觉,妳能理解吗。

姜义建才刚走到洗手间,就被迎面而来的女友赏了个耳光,她睁着哭红的眼睛说要和他分手,便低着头跑开了。

姜义建用力抓着朴志训的衣领,用力地朝他脸挥了一拳,怒吼着问对她做了什麽,而朴志训只是低下头,声音仍颤抖着,咬着牙说:

「哥,我下个月要去留学了。」


朴志训毁了姜义建的人生大事,在那之后他们没有了联络,直到朴志训要离开韩国的那一天。

机场裡响着通知旅客的广播,朴志训独自坐在等候区,呆呆的望着窗外。
感觉到有人坐到了他的身旁,他顺手把手裡的咖啡塞到那人的手裡,视线还是一动不动的固定在窗外。

姜义建喝了一口咖啡,看向和他同一个方向,开口道:

「我没想到你真的要走。」

姜义建变得更加憔悴了,在那件事之后,他追不回自己的女友,精神上严重出了问题,每天抽一包烟,回到家就喝到烂醉,无心管理仪容,连鬍子都没刮,整身狼狈。

而朴志训也没好到哪裡去,那天回家后有好几次哭晕在床上,醒了之后一阵反胃去了厕所吐完又继续哭,他无法停止自己的眼泪,只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没有好好哭过了。

两人都狠狠地冷静到了今天。

「走?当然要走,我必须要走。留在这裡只会更痛苦而已,还是你希望我继续作为你的好弟弟陪在你身边?这样我们会不会都太自私了?」

「志训……」

自私,的确自私。明明知道已经不可能再回到像以前那样了,姜义建还是想把他留在身边,试图拼凑起那些已被摔到剩细小碎片的心。

「我不想要哥道歉,我只想在这裡做个完结。」

朴志训转过身面对姜义建,努力挤出了一个一点都不好看的笑,开口:

「我喜欢你,哥。从以前就喜欢,现在也喜欢,未来也会继续喜欢着。但是我累了,待在你身边太痛苦,既不能和你在一起,也不能像恋人一样亲亲你,每次看你对着喜欢的女孩笑,我的心就像被割了千万遍一样痛,但也因为是你,哥,我总希望你能幸福。」

「对不起,我毁了你和你最深爱的人的终身大事。就算我是个烂人吧,求你再找个女孩和她在一起,然后幸福吧……」

这一路上太累,这一生也走得太痛苦,他毁了姜义建所能拥有的,却也自私的想如果那件事不发生就好了。
他无法笑着和姜义建道别。

机场内再次响起了广播,朴志训站起了身,准备离开。

「我得走了,哥。能在最后再实现我的一个请求吗?」



「等我到了那边,请不要太早想起我。」


几天后,
姜义建打开手机想回复讯息,发现通讯录上有个熟悉的名字,

但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
最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结束,就是想表达那杯咖啡里加了志训说想调的那个药
本来想写失事的,但还是别让神仙太痛苦了😂

【丹昏】无题

—极短
—小学生文笔
—现实向已交往设定
—私设有
—2018/4/21 小眨头髮染黑
—前一天官咖丹昏同时在线

*宿舍客厅

姜丹尼尔放下手机侧过身拨了拨朴志训的头髮,笑着开口道:
「你把头髮染黑吧。」

「别啊,黑髮都是黑历史了。上次签售的小纸条给粉丝勾了不染黑髮了,染了才奇怪。」朴志训小嘴嘟嘟的抱怨着,手裡还拿着手机甜蜜蜜的回复粉丝们的留言。

丹尼尔停下拨弄弟弟头髮的手,移动了位置改垂放到他的肩膀上,丹尼尔依旧笑着,眼裡满是宠溺。

「没关係啊,你染吧,我想看。」说着说着就在弟弟的脸上亲了一口。

朴志训受不了来自哥哥炽热的视线加上黏腻腻的情话,放下手机恶狠狠的朝人瞪了一眼,然而在恋爱中的姜丹尼尔眼裡,这个举动只是像极了一隻毫无杀伤力的小兔子。

「哥你说的哦,那明天早上陪我去染呗,不准说我丑。」

「行。你怎样都好看。」

隔天朴志训从美髮店走出来,双手叉腰装生气的俯看蹲坐在店外的姜丹尼尔。

「我好看吗?」

姜丹尼尔一抬头立马露出了灿烂的笑,站起身来搂住朴志训的腰,两人近极了,他看着朴志训那对好看的桃花眼,眼裡又是满满的甜蜜。

「就说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现在你跟我的髮色一样了,我们更像情侣了。」
说着吻了吻朴志训的额头。

「哎呦太近了,」朴志训被那人的举动吓到满脸通红,一把推开了面前这个正要在人家店前面犯罪的姜丹尼尔。

「你怎麽这麽爱说一些乱七八糟的情话,怪羞耻的,你不羞耻我都要腻死了。」

「爱你才这样啊,志训不喜欢我说这些?」姜丹尼尔像隻大型犬又贴近了朴志训,想把整个人搂进他的怀裡。

「行、行,够了!喜欢总可以了吧,别再近了!!」朴志训疯狂挣扎想逃出自己不知是误踩还是被引诱进去的坑裡,却发现越陷越深。

「好,我不近。」姜丹尼尔停下动作,甜蜜嘻嘻的望着恋人的眼睛,低头吻了下去。

「可你要听我说。志训,我爱你。」

就算整天被撩得晕头转向,朴志训还是无法不爱这个男人,简直不能更爱他了。

「还真是服了你,」他笑着凑上前去和人交换了一个更深的吻。

「我也爱你,丹尼尔。」


「啧,恋爱的酸臭味。」
「哥哥们都好大胆。」

看着两人在外面亲热却忘了美髮店裡还有人在,河成云发出了属于单身狗的低吟,以及李大辉作为忙内对于看到这一幕有点受伤的小心灵。